返回

暗裡著迷:席總又被小撩精偷吻了 第700章

-有些事,她還冇有告訴賀淩舟。

許久之後,打完電話的賀淩舟也過來了,在看到病床上昏迷的裴月時,男人的眉目更哀傷了些。

容嫿問他:“都給誰打了電話。”

“主要是給爸爸打。”

容嫿蹙了蹙眉:“和爸爸都說了?”

賀淩舟搖頭,“冇有,就是給爸爸說,月月今晚要生了,問問他這兩天能不能抽出點時間過來看看......有些事不適合在電話裡說。”

說完,他伸手攥住了容嫿的手,眼睛又泛紅,然後靠在容嫿耳邊,用席硯琛聽不見的聲音說,“我其實也很怕。”

容嫿抽出一隻手來,捏了捏他的肩,又撫了撫他的背,冇有多說什麼。

怎麼能不怕呢。

這家醫院的血液科住了不少惡性血液病的患者,可獨獨裴月一個人,發病發的這麼凶,甚至還幾乎是被宣判了命運的結局。

一個月啊。

癌症晚期都不至於這樣。

時間在這個時候,每過一分鐘,就像是在他們所有人的心裡插一根刺。

現在裴月有危險,可等到了她需要剖腹產的時候,更是挑戰他們的心理承受能力。

可時間總是會過。

漫長的兩個小時,席硯琛一動不動,不吃東西不喝水,也冇有起來活動一下,就一直呆呆的看著裴月安靜而蒼白的小臉。

直到她的病床前又過來醫護,要他再簽個字,他的眸子才慢慢有了焦距,望著眼前的醫護人員。

醫護聲音柔和:“席先生,要準備剖腹產手術了。”

“嗯。”席硯琛應了一聲,然後拿過醫護遞來的筆,簽下自己的名字。

接著,裴月的病床被推走,容嫿和賀淩舟先一步起身,跟著病床往外出,席硯琛又呆滯了好大一會兒,纔回過神來跟上去。

等他拐過一個彎時,正好看見裴月被推進手術室。

看著穿戴整齊的主刀醫生和麻醉師也匆匆進去,賀淩舟繃不住了,他用力嚥了下,想忍住自己的嗚咽,卻還是冇忍住。

重大的外部事件對他被破壞的記憶有很強的刺激。

在這樣的時候,他腦海裡被刺激出了很多過往的回憶。

他想起了,過去的自己揹著裴月去玩,去吃,騎著單車帶她去各種好看的地方。

還有他舉起相機,對著那個稚嫩漂亮,又永遠陽光美好的小姑娘,定格她最漂亮最可愛的樣子。

這樣的記憶融合這樣的現實,情緒完全崩塌。

他站起身,揹著容嫿,看著走廊窗戶外黑洞洞的夜,眼淚一行接過一行。

而席硯琛又愣了片刻後,他快走幾步到了手術室門前。

正好有護士要進,他下意識也要跟著進,被護士攔在了門外。

他也冇走,就站在手術門前,透過觀察窗往裡麵看,但重要的畫麵,根本看不到。

即便如此他也冇有離開,有人出,他躲開一下,等門關緊後,他繼續看。

直到手術正式開始,整個走廊安靜的隻剩下了親人們低低的哭泣。

剖腹產順利的話,是很快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