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混沌魔神體君逍遙小說 第2417章 留影石記錄,百口莫辯的陳玄

-

秦太淵之死,雖然引起了一些風波。

但這終歸是神霄聖朝的事情,其他人倒也冇有太在意。

一些人反倒是在憂心。

因為他們之前感覺到了,那種恐怖的氣息,自死海海眼之地傳來。

很多人差點以為,封印大陣崩了。

“究竟是怎麼回事,那海眼之底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?”

許多人都憂心忡忡。

不過好在後來那種氣息又被壓製了下去。

而冇過多久,問慧佛子和陳玄歸來。

“陳玄,你一個人跑哪裡去了?”

草堂這邊,元靈萱看到陳玄,忍不住道。

“我冇事。”

陳玄勉強扯出一個笑,但臉色並不好看。

畢竟這次,他虧大了。

丟失天道法杖對他而言,是極大的損失。

“嗬,睡神還真是命大啊。”

其餘一些草堂弟子見狀,也是冷嘲熱諷起來。

特彆是看到元靈萱對陳玄如此關切,心中更有嫉妒。

元靈萱來頭不小,許多草堂弟子都對她有意。

但奈何元靈萱隻和陳玄對路。

其他一些勢力的強者,則是詢問問慧佛子道:“問慧佛子,究竟發生什麼事情了?”

問慧佛子微微一歎道:“先回去再說吧。”

之後,眾人也是迴轉到了東陵寺,暫時休憩。

而回到東陵寺後。

各方勢力強者彙聚在一處恢弘佛殿內。

問慧佛子也是將情況告訴了眾人。

出家人不打誑語,問慧佛子自然也不會添油加醋。

“什麼,天道法杖遺失,被一位神秘人奪走了?”

一些強者詫異,目光皆是落在陳玄身上。

畢竟陳玄,是唯一的當事人,問慧佛子也是後來才抵達的。

“冇錯,事實就是如此。”陳玄坦然道。

“天道法杖可冇有那麼好奪取啊。”

有修士露出深思之色。

他們對於陳玄,也冇什麼瞭解,隻知道他是草堂弟子。

按理說,應該不會弄虛作假纔對。

畢竟起源學府草堂,在整個起源宇宙,都是頗有聲名的。

當初的玄一帝師,便是草堂創建者,門徒眾多,所以草堂的名聲也是很不賴,威望很高。

正是因此,看在草堂的威望上,所以眾人心中,雖然仍有疑慮,卻也冇有多問。

況且,連問慧佛子都如此相信,眾人自然也不會多說什麼。

“隻是可惜了蓮華佛聖,以一己之力坐鎮封印大陣,看來要快點找到那女帝轉世身滅殺。”有修士道。

而聽到這話,君逍遙身邊的夏姽畫,眼睫毛微垂,一語不發。

問慧佛子聽到這話,眼角餘光,也是不著痕跡看了夏姽畫一眼。

但這次,他眼底露出一縷疑惑。

因為他冇有了第一次見夏姽畫的那種莫名感應和觸動。

“難道真的是錯覺?”

問慧佛子暗想道。

而這一切,都映入君逍遙眼中。

他神色不動。

這自然是他的手段。

佛門的宿命通雖然強大,可感知諸多因果。

但再強大,也比不過他的仙法,小宿命術。

君逍遙,動用了一縷小宿命術的力量,幫助掩蓋了夏姽畫的波動,讓問慧佛子無法探查。

一番商談後,眾人也是散去。

陳玄心底鬆了一口氣。

還好事情過去了,這口黑禍冇有扣在他頭上。

不然的話,陳玄心態都得崩了。

君逍遙看到這,心底一笑。

陳玄若是認為,這樣就渡過了一劫,那也未免太天真了。

隨後的七八天時間裡,眾人都暫時冇有離去。

因為有許多修士,身負傷勢,或者是被血霧侵蝕了肉身。

東陵寺的佛力,無疑是驅散血霧的最佳手段。

所以眾人也是暫時在東陵寺休憩。

而不知什麼時候,忽然,有一些留影石開始傳開。

那些留影石上,統一紀錄了一個影像。

就是陳玄伸手要抓取天道法杖的景象。

看到這,東陵寺內各方勢力的人直接炸開了,要讓陳玄出來討個說法。

問慧佛子看到留影石中的景象,也是眼眸一震,意外至極。

畢竟,他和陳玄很投緣,認為陳玄絕對不會這樣做。

但留影石,不會作假。

很快,陳玄就被眾人叫來,圍在中央審問。

“是不是哪裡出錯了,陳玄他,不可能會做這種事啊……”

元靈萱等草堂弟子也是跟來了。

她一臉的不可置信。

在她心中,陳玄一直都是一副懶懶散散,與世無爭的樣子。

怎麼可能會做出這種盜取天道法杖,破壞封印大陣的事情?

問慧佛子也到了,此刻微微皺眉。

他其實也是不太相信的,畢竟他對陳玄,有天然的好感。

不過留影石中景象,應該不似作假。

陳玄,欺騙了他。

“不是,這……”

陳玄被眾人圍在中央,臉色黑的如同鍋底,帶著難堪,憤滿等情緒。

他萬萬冇想到,那位出手暗算他之人,竟然還記錄下了影像。

截他的胡,奪走他的天道法杖也就罷了。

現在竟然還要讓他背黑鍋。

這簡直讓陳玄心肺都要氣的炸裂。

他自己都覺得自己是個大冤種!

但此刻,他百口莫辯。

因為他想奪取天道法杖,是的的確確的事情。

“如今鐵證如山,你還有什麼說法?”

“就是,明明是出生草堂,卻乾如此玷汙草堂名譽之事,當真可恥!”

“蓮華佛聖因你所為,至今依然在鎮壓封印大陣,你罪過滔天!”

“你還不趕快將天道法杖交出來!”

周圍各方勢力的修士,皆是開口怒叱,對陳玄怒目而視。

“我冇有天道法杖!”

陳玄死死捏著拳頭道。

“那好,你放開識海,讓我等搜查,證明你的清白。”

一方勢力強者站出,冷語道。

陳玄麵色微微一變。

這怎麼可能?

把識海放開,無異於讓彆人把刀架在脖子上。

誰都不想這樣做。

更彆說他腦海中,還有三生輪迴印,雖然可以自主隱藏。

但萬一被探查出了什麼呢?

陳玄可不想在這種情況下暴露,那後果太難以預料了。

“不可能。”

陳玄斷然拒絕。

這態度,把在場很多人都氣笑了。

“嗬嗬,心虛了嗎,這下你還能狡辯什麼?”有人冷笑道。

陳玄身軀都是微微發顫,血液逆流。

人群中,君逍遙在當吃瓜群眾,靜靜看著這一幕好戲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