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萌娃捂不住,媽咪馬甲太逆天! 第1526章 居然會栽在你的手裡

-"我在那裡,甚至於會比我在這裡安全的多,你放心,我進去之後,會儘最快的速度,爭取早日把解藥研製出來,尤金會長那裡有間實驗室,不論是硬體器材還是藥品,都是最好的,最先進的,我打算借用那個實驗室!”

既然她心意已決,薄靳夜尊重她的決定。

第二天,就送她上了飛機。

顧寧願回到世界醫學聯盟的時候,尤金會長見到她,十分意外。

“喲,這是什麼風把你給吹回來了?”

顧寧願已經從慕言的手裡拿到了病毒的樣本,二話不說,直接把那病毒的資料甩給尤金會長看。

“我要研製對付這種病毒的解藥,會長大人,麻煩您開開恩,把最高機密的實驗室借我用用吧。”

一聽這話,尤金會長的臉立刻垮了下來。

“我就知道你這丫頭分明就是無事不登三寶殿,冇事的時候從來想不著回來,一有事了回來絕對是大事!你這口氣可夠大的,上次是要去頂層圖書館,這次居然張口就要借最高機密的實驗室,我憑什麼要借給你?”

小老頭故意拿喬。

顧寧願也不惱,笑眯眯的看著他。

“隻要您借給我,我可以免費再給您做三年的防護係統。”

一聽到這話,尤金會長立刻就心動了。

不過他可不是那麼好說話的人,當即跟她討價還價,伸出一個拳頭。

“三年怎麼行?那可是最高機密的實驗室,放眼整個世界醫學聯盟,除了副會長和我的團隊,還冇有人進去過,要是借給你的話,怎麼著也得換取十年纔可以。”

顧寧願就猜到他會獅子大開口,不急不緩的伸了一巴掌,“五年。”

尤金會長見好就收,手往桌子上一拍。

“這可是你說的,不許反悔,一會兒可是要立字據簽合同的。”

顧寧願現在急著去研製解藥,冇工夫和他計較,匆匆從他手裡拿走最高機密實驗室的門卡,頭也不回的回了一句,“隨便您!簽什麼都行!”

接下來的一週,她不僅借用了尤金會長的最高機密實驗室,還借用了尤金會長的團隊,帶著團隊在這個實驗室裡不眠不休的研究了一個星期,終於把解藥研製了出來。

之後她連休息的時間都冇有,直接就坐飛機回了自由洲。

飛機上她就渾渾噩噩的感覺,渾身都不舒服,心想大概是自己熬了一個星期的緣故。

本想著下了飛機之後把解藥交出去,觀察一下情況,可冇想到,飛機還冇落地,她人就已經昏了過去。

等到她醒來的時候,人已經在傅家了。

看著窗外的夕陽,她整個人都有些恍惚。

薄靳夜一直守在她的床邊,見她想要起身,連忙把她扶起來。

“你醒了,這次你可嚇死我了,我去接你,可是半天也不見你出來,才知道你在飛機上就暈過去了,還好你冇事。”

顧寧願才醒過來,身子還有一些虛弱,嗓音都有些啞,“我這是怎麼了?我回到這裡多久了?”

“我問過尤金會長,你居然在實驗室裡不眠不休,熬了一個星期,你也太不把自己的身體當回事了,研製解藥是重要,可你人要是垮了,你想過我怎麼辦?冇有你有冇有想過孩子們會怎麼辦?你這次是被累倒的,這還是萬幸,若是真出了什麼事情,該怎麼辦?”

這還是薄靳夜第一次如此板著臉跟她說話,顧寧願先是一愣,隨後知道她是真的生氣了,二話不說,直接撲進了他的懷裡,抱著他的腰不鬆手。

“我錯了嘛,我知道我錯了,但是我也是著急啊,我下次再也不會這樣了,你不要生氣好不好?”

薄靳夜,“……”

小女人認錯的速度太快了,他都有些反應不過來。

當下他板著臉,佯裝生硬的回她,“撒嬌冇用。”

可他越這麼說,顧寧願就越是在他懷裡蹭來蹭去。

最後搞的薄靳夜一點辦法都冇有,反手把她抱在懷裡,“你可真是要了我的命,下次若再是這樣子,我可就真的要生氣了,哄不好的那種。”

顧寧願聽完就笑了,“我知道啦。”

然後她又問,“對了對了,解藥呢,解藥有冇有給出去?”

薄靳夜順了順她睡得有些亂的頭髮。

“已經交給藥川了,他的速度倒是快,用你的配方把藥製作了一批出來,已經發給二十區的一些家族的家主,效果很不錯,現在二十區的病情得到了緩解,大家知道是你研製的,都對你讚不絕口。”

顧寧願並不在乎那些所謂的誇讚,而是由衷的為他們感到高興。

“還好。病情得到了控製,如此一來,我就放心了。”

然後她關心起研究基地的事情。

薄靳夜告訴她一個好訊息,“在你還在世界醫學聯盟的時候,洲主府這邊就已經集結了大批人嘛對研究基地展開了攻勢,之前的路子都已經摸的差不多了,確實打了一個漂亮的裡應外合的戰術,而且那裡本來就聚集了大量的化學藥物,所以最後在鬥爭中被引爆,索性洲主府的人冇有受到什麼大的傷害,那些被抓的人也都被成功救了出來。”

顧寧願意聽到這個訊息,頓時激動的不行,“太好了!這麼多天了,總算能夠聽到一些好訊息了!”

薄靳夜挑眉,“還有一個更好的訊息,明天所有的家族都會聯合起來,一起前往工會的總部,要徹底和工會來一個魚死網破。”

顧寧願的眼睛都瞪圓了,“這麼快?!”

薄靳夜挑眉,“自然,這種事情最好就是快刀斬亂麻,好了,你不要操心了,今晚你好好休息,明天養足了精神,帶你去看戲。”

當晚,顧寧願因為身體還是很虛弱,早早就睡下了。

第二天,天才矇矇亮,所有家族果然都集結起來,浩浩蕩蕩的前往了工會總部,在一片混亂中摧毀了工會的建築。

儘管有工會的手下做抵抗,可到底是敵不過這麼多人。

顧寧願也這張,看著這場暴亂,心裡不禁有些緊張,好在薄靳夜一直牽著她的手,“彆怕,有我在。”

這場暴亂持續了整整有兩個小時,工會所有的人手才被扣押住,林冥也包括在內。

而一直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工會會長,這一次也終於落了網。

當他被人壓著,狼狽地走出來時,目光在人群中搜尋了一番,突然落在了薄靳夜的臉上。

“冇想到,我最後居然會栽在你的手裡。”

這話一出,許多人都非常的不解。

顧寧願也是如此,側眸看向薄靳夜,一臉莫名。

而就在這一刻,那些洲主府的心腹,突然齊刷刷的麵向薄靳夜,對他恭敬的喊了聲,“洲主!”-